大忽悠!“中国中医药学会”是假的,竟骗到国外!

2016-05-05 09:15:27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中国中医药学会”,这一名头唬人的学会不仅未在国家民政部登记注册,其网站域名甚至属于一家注册资本仅20万的小企业。该假学会打着国字头金招牌以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发展会员,授予培训基地、示范基地等手段敛财,甚至在各省开展中医适宜技术培训班,并公然以学会名义推广贩卖假药、宣传虚假上市公司。从乡村医生到基层卫生管理部门,纷纷中招。

如今,这一骗局甚至已波及海外。

“走向国际”的假学会

大忽悠!“中国中医药学会”是假的,竟骗到国外!

“中国中医药学会”网站首页截图

“斯里兰卡希望能和中国方面开展传统医药领域的合作,尤其是屠呦呦获诺贝尔奖后,他们找上门来,我们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斯里兰卡驻华大使馆商务助理武渊博告诉记者,自称是“中国中医药学会”领导的人士到使馆拜访,并表示希望在斯里兰卡首站举办中国中医药“一带一路”国际交流论坛。

在“中国中医药学会”网站的醒目位置展示着该会秘书长李龙飞和武渊博在斯里兰卡大使馆的握手合影,以及盖有斯里兰卡大使馆印鉴的官方信件。信件表示,该使馆将全力支持“中国中医药学会”主办的中国中医药“一带一路”国际交流论坛,称“斯里兰卡驻华使馆愿意与贵单位联合主办此活动。”随后,武渊博还受邀参加了2015年12月在上海召开的论坛新闻发布会。

“但后来他们就没再联系我们”,得知该学会是假学会后武渊博生气之余表示无奈,“我们其实很难搞清楚真假,今后斯里兰卡还是希望有机会与中国中医药的官方机构开展合作。”

然而,“中国中医药学会”的斯里兰卡“征途”似乎还未结束。今年1月,李龙飞和该会副会长吴昊席前往斯里兰卡,并在该会网站发布了“会见”据称是斯里兰卡卫生部传统医药主席S·D贝玛提勒卡和斯里兰卡国际交流协会主席苏布哈斯·达亚斯·班达拉奈克等的图文报道。

武渊博表示无法确认照片中人物是否属实,“不是通过使馆联系的,但有可能是真的,他们学会好像有人在斯里兰卡很有人脉。”据网上公开信息,吴昊席很可能在担任斯里兰卡国内第一本英中双语杂志《亚洲之窗》负责人期间,与曾产生多位斯里兰卡国家领导人的班达拉奈克家族较为接近。

3月29日,使馆向该学会抗议,并终止一切合作,要求撤下所有以使馆名义宣传的内容。3月30日,据称是苏布哈斯·达亚斯·班达拉奈克的外籍人士受邀在“中国中医药学会”举办的标准诊疗基层医生高级培训班上致辞。“中国中医药学会”微信公众号“基层医疗管理中心”称,论坛将于6月1~8日在斯里兰卡如期举行。

国字头学会游戏规则

大忽悠!“中国中医药学会”是假的,竟骗到国外!

“中国中医药学会”组织架构

“中国中医药学会”在简介中,自称成立于1992年,是“隶属于卫生部五会一局中的政府职能部门”,是“党和国家联系医疗科技工作者的纽带”,在各类培训班宣传中言必称“国家政府支持”,在网站、微信中不断发布学会秘书长李龙飞、副秘书长王如昌等与各类官员的合影,及接受媒体采访的照片。

更有甚者,该学会还请来原卫生部副部级官员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办公室官员为学会主办的“全国女性经期亚健康干预工程新闻发布会”站台。

除了用外国使馆、官员为学会镀金,这种“拉大旗作虎皮”式的伎俩,“中国中医药学会”还玩过很多,目标只有一个,让其“官方权威”的光环更闪亮些。学会“官方权威”了,学会的培训,颁发的证书,授予的各类基地、示范单位、推广基地的牌匾自然权威。

该会反复标榜自己举办的培训“在国家人力资源部基地培训,由国家政府主导,能在部委机构培训的只有我们一家,考核合格的医生颁发职业证书,在当地可以合法开展中医药特色理疗服务。”由于网站未显示该会办公地址,为进一步核实,记者拨通了网站上的电话。一位“宋老师”接听了电话并告诉记者,该会的培训绝对正规,地点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和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培训基地,授课老师为北京中医药大学教师。在记者追问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哪位老师时,“宋老师”表示还要等进一步安排,可以先报名。

在学会培训招生的“红头文件”上,记者看到了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学院刘佳利和北京朝阳医院原副院长沈雁英的名字。2015年8月举办的一期培训班的授课老师和同学,还和秘书长李龙飞一同坐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正门口合影。

该学会十分重视宣传,不仅网站更新及时,微信几乎每天定时推送,围绕来自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等的基层医生的基本诉求,并紧跟国家政策。由于标题吸引人,内容定位“准确”,如“卫生室不让输液了,村医咋活?”等热门微信阅读量近万,无怪乎基层医生们纷纷被忽悠。据悉,该会已在山东、山西、河北、云南、海南、甘肃等近20个省份和直辖市召开了适宜技术培训班,每期培训班会场都可容纳百余人,几乎座无虚席。

甚至还有基层卫生管理部门“中招”。山西省怀仁县今年4月与该会联合举办了乡村医生中医适宜技术培训班,该县卫计局分管领导李建平出席,这一消息还登上了当地电视台的节目《聚焦怀仁》。在河南省新密市,王如昌还和该市卫生局医政科科长赵宝智座谈。

屡触法律红线

虽然顶着国字头学会的光环,实际上,“中国中医药学会”不仅没在民政部登记注册,属非法社团,其网站域名甚至只属于一家名为“御生堂医学研究院”的企业。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企业注册资本20万,2013年1月才成立,法人代表正是学会秘书长李龙飞。

该学会在各类培训班和公开宣传中,都号称其宗旨是“弘扬中医,善行中国”,在全国各地召开中医药适宜技术推广培训班,甚至号称启动全国巡回的体检车,为医疗设备匮乏的乡村医生会员们提供支持。然而建筑在一个谎言基础之上的不可能是善,必然是环环相扣的谎言。在培训班上,该会一直在推广透皮技术和“五倍速透皮贴”:“有优质的产品、确切的疗效、贴心的服务,由国家政府机构来保驾护航,由保险公司为我们解除后顾之忧,中国中医药学会的标准诊疗事业一定能推向市场、占领市场!”甚至在微信推送中大量展示付钱、买药、签订单的照片。

该会大力推广的“五倍速透皮贴”,据称由上市公司仁迪集团生产,外包装上印有“中国中医药学会内供”“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承保”“国家专利”等字样。但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信息显示,“五倍速透皮贴”外包装上印刷的注册字号“鲁宁食药监械(准)字2013第1640016号”属于山东省另一家企业——济宁金芝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其注册产品的外包装也和“五倍速透皮贴”相差甚远。所谓的深交所上市公司仁迪集团,仅有股权代码而无股票代码,在深交所官网也无法查询到其信息。该公司仅在深圳前海产权交易中心挂牌,显然偷换了概念。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山东仁迪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王如昌,核准日期为2016年1月。而这个号称注册资本5000万的公司,目前股东实缴出资额为0元。

除了公开贩卖假药,该会还通过培训、颁发证书、授予各类基地和示范单位敛财。据加盖该学会公章的公开文件显示,“医疗健康人才培训基地”申报审批费用8万元,年度管理费用5000元,成为基地后可自行培训学员,第一年培训学员达300人以上可免交次年管理费,学会收取相关资格证书合作费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健康管理师》高级资格证书报考费用5800元,中级4200元(包含培训费、考试费、证书费)。高级骨科研修班培训费4980元、高级针灸研究班6980元。

“‘中国中医药学会’没有获得国务院民政部门的登记注册,属于非法成立。”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讲师、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勇告诉记者,按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进行活动,应当由登记机关予以取缔,没收非法财产,构成犯罪的还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也应当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即使该会属于合法成立的社会组织,推销药品等行为也与社会团体组织非营利性质相违背,构成非法经营行为,产品包装印刷内容也违反了《广告法》,甚至是《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

在本报介入下,“中国中医药学会”网站已经从互联网上消失了。但其微信公众号“基层医疗管理中心”仍在每日更新,原有内容被转移到了“中国中医药学会行业技能鉴定中心”和北京御德堂医学研究院网站。


原标题:子虚乌有国字头学会骗到国际

扫一扫添加健康台订阅号


责任编辑:谷国青

果实与健康专题

精彩评论

网友评论仅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2014国际(广州)癌症治疗论坛 ​2014年8月17日,由我国著名消化病专家、国际冷冻...【详细】
世卫组织将首次制定针灸临床实践国际标准 南方日报讯 (记者 毕嘉琪 通讯员 肖建...【详细】
中药煎药机国际标准颁布实施 本报讯 (记者任 壮 通讯员王汉淙)ISO国际...【详细】
国际气象日|今天是气象日 谈谈中医与气候的关系 “世界气象日(WorldMeteorologicalDay)”又称“...【详细】
果实与健康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