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无障碍设施怎么都成了摆设?

2017-06-02 17:38:39来源:环球网

北京无障碍设施怎么都成了摆设?

“有点后悔!”看着病床上的老母亲,中日医院康复科主任谢欲晓很无奈!原本希望行动不便的老母亲借助电动轮椅自由出行,结果为了绕开路上一个大坑,老人从轮椅上重重摔下去。

台阶缺扶手,坡道欠平缓,盲道被侵占,随处可见的马路沿,所有建筑门口的台阶,所有交通工具的高度,这些都让残疾人的轮椅望而却步……

方便残疾人出行的无障碍设施大都成了摆设!

残疾人出行仍旧举步维艰

“以前看着残疾患者自己来康复、复查,我还挺欣慰,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能够自由的出行就表明不再是家里的拖累,能增强康复的信心,而且在路上要手眼心脑并用,对身体各个机能恢复也非常有好处”。但如今,谢欲晓主任却多了一份担心,提醒患者注意道路安全成为她门诊必说的一个提醒。

改变缘于谢欲晓主任的亲自体验。从家门口到中日医院,她干脆坐上电动轮椅实地考察了一圈,发现残疾人、老年人出行真是举步维艰!

谢欲晓主任所居住的芍药居北里,算是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地区一个成熟的大型社区,是“毗邻人大附中,一套房子七八百万甚至上千万,但环境配套却非常落后,小区内一半人行道上下没有坡道,或是人行道突然断头,或是拦腰停着一辆报废车,或是一个坑连着一个坑,和高额的房价实在不匹配。”。

从小区出来,去往中日医院北区,在这1公里多的路上,断头路、盲道上的井盖、路边随意的停车,把本来就很窄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连消防通道也不例外,有些路段谢欲晓只能自己走下来推着轮椅侧身过,对于不能够行走的人,唯一的走法是把轮椅开上辅路,和自行车、电动车甚至汽车挤着走,危险重重!

这次亲身考察,让谢主任有些担忧,这仅仅是家门口一个小区域,整个城市无障碍设施的情况又是如何?

去过望京欧尚超市的人们或许知道,靠轮椅出行的人想进入并不容易。超市门口拦了很多铁栏杆,轮椅很难进入,即便进入后,想坐直梯去往二层和三层,也十分不便。需要先去距超市正门五六十米外的迪卡侬门口附近,找一个很不显眼的小门,进去以后乘坐直梯,先到地下一层,然后再换乘欧尚的直梯到二三层。

也正因如此复杂,记者不止一次发现,特别在冬天,不少坐着轮椅的老年人在瑟瑟寒风中等着家人出来。

一路就医难,购物难,就连看电影对于残障人士来说,也极为奢侈。

“自打坐了轮椅,就再也没去过电影院。”王女士颇为遗憾地说道,几乎每家电影院都有台阶,轮椅都进不去,想要看电影,除非买第一排的票,但眼睛又受不了。看展览、听音乐会等,也往往受到台阶的限制,残障人士只能在家“坐井观天”。

而除了这些生活的不便,对于残障人士,更为尴尬的场景发生在医院的核磁室门口。众所周知,轮椅、病床等金属物品不能进入核磁室,那么从进入核磁室门口到核磁床大约不到三五米的距离,就关口重重!

左老先生去年底大面积脑梗,在医院急诊留观时需要做核磁检查,但等家人和护工把老人推到核磁室门口却犯了愁,他们两个人根本无法把老人抬进去,想请人帮忙却没人愿意,一位护工大哥说,“不是没有同情心,而是这脑子有病变的人,万一帮着抬出了事,谁负责啊。”

无奈,左老先生的家人只能给男性亲属打了求助电话,四五个人才把老人抬着做完检查。此后,在半年内辗转转诊于北京中医医院、北京康复医院、东直门中医院、护国寺中医院等多家医院时,都要在做核磁检查前主动预约男性亲属帮着抬人。

无障碍设施建设为何“跑偏”了

“我曾经去过北京地铁北土城站体验无障碍,结果,站内是很高的台阶,并没有适合残疾人通行的通道,我是被抬下去的。”作为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对无障碍设施极为关注。

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推算仅在2010年末我国残疾人总数为8502万,每年还在递增,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进行一项有关残障人士出行的调查显示,73.2%的受访者表示很少在公共场所见过残障人士,这么多的残疾人为什么在路上很少看见?

无障碍设施发挥作用不足,或许就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2012年,我国颁布实施《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改变了我国长期以来没有无障碍建设专门法规的情况。其中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优先推进特殊教育、康复、社会福利等机构;国家机关的公共服务场所;文化、体育、医疗卫生等单位的公共服务场所;交通运输、金融、邮政、商业、旅游等公共服务场所这些机构、场所的无障碍设施改造。虽然这么多年,不少地方都建设了无障碍设施,但无障碍设施依旧存在着数量不足或者是设置不够合理、不够明显的问题。

北京市政协委员臧铁军曾指出,有的具体点上无障碍设施还可以,但面上还不够衔接、系统和规范。对于残疾人而言,一旦出行参与社会活动,可能涉及到的所有方面,只要在无障碍环境上有一个“点”做的不够,都会让这样的出行望而却步。

住建部标准定额司司长刘灿向在接受《慈善公益报》采访时也坦言,“我国无障碍设施建设虽取得一定成就,但还存在覆盖面不全、功能不完善,已建成设施配套性、系统性不够,管理维护不到位等问题,使用中损毁、挤占无障碍设施等情况也不同程度存在。”

据中国建筑标准设计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程师分析,设计肯定是按照《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标准进行的,但在施工、监理、验收的各个环节也会有些纰漏,比如坡道规定了角度,在实际施工时可能预留的长度不够,只能把坡度升上去。或者甲方嫌坡道太长不美观、占地方,和周围环境不搭,自行改短或者取消。而验收工程时质检站就是一上午或者顶多一天的时间,建筑里需要验收的细节东西太多太多,也可能忽视了。

还有一个因素是“不走心”!谢欲晓主任认为,如何让无障碍更加人性化、细节化,其实“入口和出口”最能说明问题。

谢欲晓主任外出很注重看饭馆和卫生间。很多饭馆门口都是高高的台阶,没有坡道,对于残障人士特别不方便。她认为,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这样的饭馆应该是不合格的,有没有无障碍通道应该作为饭店能否开业的必要条件。

卫生间同样如此。“我们医院建院时每层都有一个残疾人卫生间,后来被改做工作间后,我就建议,能不能把现有的卫生间加一些扶手?有人认为,因为没有承重墙,所以没法加。其实有种扶手是可以打在地面的。”谢欲晓主任认为,对残障人士的漠视,才是无障碍设施整改最关键的东西。

无障碍设施与每人息息相关

网友“浪子土豆”感慨,“无障碍”意识只有坐轮椅和推轮椅的人才有最深刻的体会。

但无障碍并不仅仅是为残疾人服务的,应该是一个对所有人进行无障碍服务的理念,是大家在一生中都需要用到的,平时崴了脚、闪了腰、伤了腿,都需要无障碍设施。2亿多的老年人,也都需要无障碍设施。

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指出:无障碍不仅仅是一个台阶、一条盲道,而应该是一项充满人性关怀的工作。发展无障碍实际上是消除歧视,是尊重生命、维护权利和拥有尊严的充分体现。

中日医院康复科主管技师王廉依旧清晰地记得2007年曾对周边进行轮椅考察。当时初衷很简单,就是想看看在奥运前残疾人出行是否方便?以中日医院为中心,往南至北中医大学,往北至对外经贸大学,“进行了严格的化妆,把另外一名医生的腿打上了厚厚的石膏,坐在轮椅上动弹不得,走的路不远,确实发些现问题。”

比如说正对着我们医院急诊的过街天桥,坡道的角度就过大了,自行上去的轮椅比较困难,“我们康复科医生还是掌握一些轮椅使用的技巧,但是我们上去都比较困难的话,患者肯定是难上加难。”

国际卫生组织推荐ICF(国际健康与功能分类)的观念强调,改善社会与环境障碍与改善个人功能同样重要。过去的观念是单方面治疗和训练失能患者,从现代功能障碍的观点来看,发现环境问题,改善环境问题,与针对失能者的干预同样重要。

只是针对环境方面的干预,往往令康复专业人员无从下手,总有“说了也白说”的感觉。谢主任感叹道,可是,连康复专业人员都不说,不是更没有希望了吗?

无障碍设施只有从身边的细节入手,才能真正为残疾人服务。中日医院康复科特聘专家郭丹常年在日本工作生活,日本的无障碍设施在细节方面很注重,比如电影院都是坡道,残疾人可以坐在靠边的位置上,或直接坐在轮椅上观影。过街天桥会有直梯,方便残疾人出行。公共场合必须有轮椅通道,比如日本京急川崎大师线的铃木町车站,很小的一个车站,无障碍通道都很完善电车、巴士、地铁都一样,没有配备就是侵犯残疾人的权利,“是要被罚款吗?”违反了可不仅仅是罚款那么简单,是犯法啦!

无障碍设施并不仅仅是为残疾人打造的,为了自由和自立去改善环境,给残疾人和正常人一样可以活动的环境才重要,让残疾人和正常人一样在社会中生活。

就像一位网友在豆瓣网撰文所说:霍金之所以能成为霍金,光靠他自己“惊人的努力”是不够的。你要允许一个瘫在轮椅上,脸歪向一边,表情永远白痴状,连话都说不清楚的人为人类做出贡献,你就得让他能生活,能上学,能社交,能出门吓人,能被人们接纳;能频繁出现在公众场合,能在毕业后找到工作,能生存自立,能活得积极快乐。

为无障碍化出行出谋划策

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邯郸市肢残人协会副主席刘卫昌,提交了关于残疾人无障碍设施的提案。刘卫昌调研发现,大的宾馆、饭店、公共场所等无障碍设施做得非常好。但是现实残疾人一般都是贫困群体,收入比较少。基层的饭店、宾馆无障碍设施有很多还没有。

刘卫昌提出,其实无障碍设施用的钱非常少,小饭店做个坡道,往厕所做个坡道,然后在去厕所的路上做个扶手。关键是这个意识。全民意识提高了以后,残疾人出入方便,住宾馆方便,出门也就多了,了解新的事物就多了,就业就方便了,对整个残疾人融入社会非常有帮助。

而在目前情况下,既然我们不能把轮椅变成坦克在路上畅通无阻,不如仔细看看下面的出行指南。

中日医院康复师王廉说,残疾患者出行有困难不用找警察,一定要找康复医生。对于经常要走的道路,一些问题最好拍个照片或视频给医生看,让医生帮你想办法。比如楼道门是否需要扩宽或是加个扶手,能否向街道办事处反映;门口有台阶,能不能自己加个木板,改造一下周围的环境;上不了楼梯,选择何种上楼梯的简易升降机,康复医生也能给出建议。

若要出远门,乘飞机时机场有轮椅服务,只需在服务台、问讯处直接办理;坐火车一般火车站会有爱心通道,只需在候车时和工作人员说明,由工作人员帮忙从爱心通道进出站台。

而坐着轮椅自行出游了不少地方的“浪子土豆”,在网络热帖《如果有“无障碍”,我们不需要服务》提到,在目前这种触目皆是有障碍的环境中,想要出行,第一必须练就一副厚脸皮,学会随时准备求人。第二必须修炼一种好心态,面对拒绝和困难都坦然接受。第三必须树立坚定的信念,办法总比困难多,世上还是好人多。出门在外,相信所有的陌生人都是潜在的活雷锋,都在四面八方等着帮你。

记者发现,在北京颐提港、蓝色港湾、世贸天阶等青年聚集地,当需要找人抬轮椅时,还没等开口,就会有几个那些穿着奇装异服、杀马特造型,甚至打着耳钉的小伙子,上前帮忙。然后笑笑就消失在人流中。




扫一扫添加健康台订阅号


责任编辑:朱颖

果实与健康专题

精彩评论

网友评论仅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公共场所“救命神器”成摆设 51岁的301医院脊柱外科主任张永刚不久前在返京途中...【详细】
北京药品类广告违法量居首 记者22日从北京市工商局获悉:2015年上半年,北京...【详细】
北京市属医院门诊次均费用442元 低于三级医院整体水平 今年上半年,市民在全市22家市属医院就诊,门诊次...【详细】
北京八成流动人口将有健康档案 市卫计委近日出台方案,要在流动人口中全面落实11...【详细】
果实与健康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