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
活动
视频栏目

张胜兵治疗2000例新冠肺炎或疑似患者的辩证剖析!

2020-02-21 19:25:33来源:易简经方
张胜兵治疗2000例新冠肺炎或疑似患者的辩证剖析!

主讲人:张胜兵
整  理:雷杰星
一  校:周秋婵
二  校:卢万强
 
主持人:
嗨!大家好!这里是健康中国中医疫情防控工作组,新冠肺炎诊治经验分享培训会。健康中国工程中医疫情防控组专家中医张胜兵老师及其团队在疫区一线武汉日夜诊治,已接诊感染患者3000余人,实现了零死亡的医学奇迹。辨证用药,大部分患者在3付药内见效,他的诊治经验非常值得在一线的中医老师们借鉴,同时为了更快的普及,面向所有中医爱好者开放学习,今晚7:00面向中医爱好者、普通防控人群,健康中国工程中医疫情防控工作组将邀请张胜兵老师开讲新冠肺炎诊治实战经验分享会,敬请大家期待,也欢迎大家把这个链接邀请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和所有中医爱好者,特别是想要奔赴前线去救援疫区的中医。感谢大家 !
 
主持人:
各位朋友,大家晩上好!我们接下来将会邀请我们这次的主讲嘉宾老师,张胜兵老师分享他在武汉用中医来治疗疫情的一些实战经验。那下面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来欢迎我们的张胜兵老师来跟大家分享!在分享的过程中为了保证大家的收听效果,请大家在老师分享的时候不要在群里面发无效的信息,如果有问题,可以直接在旁边提问 。好,感谢大家!我们也希望大家在开始的时候,可以把这个链接分享给更多的人,让大家来了解我们怎样去有效地去对抗这次疫情。好!感谢大家!
 
张胜兵:
嗯,大家好,我是张胜兵。今天呢,很高兴能跟大家一起分享我在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的这个临床报告,给大家讲解一下我自己的心得体会。
 
嗯, 因为我现在是用千聊和这个微信群一起在讲课,所以我用两个手指两边在操作,可能稍微会有一些麻烦,如果衔接得中间稍有一些时间衔接不太合适的地方,大家谅解一下。
 
我本人呢,是从1月23号武汉封城的那天,直到今天,基本上是日以继夜,用这个中药治疗武汉的新冠状病毒和类似的病例,我个人累计的大约有2千例左右,到了后期,特别是最近一个星期以来,由于确实是太忙。那么在全国一些民间中医就加入到了我的团队,所以后期就有10个、20个、50个,现在已有100多人在张胜兵义诊团,通过网络会诊开方,累计已经有3000多例。这3000多例呢,通过我们团队里的一些人员的案例的总结,我们是有效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大部分都是一到三服药内起效,至今没有一例死亡的病例。
 
有些熟悉我的人可能知道,大家在百度上也能查到我,我自从研究生毕业以后,没有再留校,也没有到大医院去,一直行医在民间,开诊所,在武汉开诊所就开了十几年。去年呢,就在北京和武汉两地开诊所坐诊。那么这十几年来呢,由于一直在临床基层一线,因为开诊所和在医院是不一样,开诊所的话你什么病都得看,什么病都得接,接触的病种更广泛一些,所以内、外、妇、儿、肿瘤、针灸、这些我全部都涉猎。
 
并且呢,把自己的一些临床体会写成书,可能大家在网上也搜索过我,写了《医门推敲》五部,《攻癌救命录》已经写完,网上已经连载完了,所以有些人呢,就称我是学院派出来的民间派。所以说,我是在学院派里学了很多理论,行医呢,就一直行医在民间,因为我觉得医学这个东西啊,它以治病救人为目的,而且不能脱离人民群众,所以我在用中医学中医的整个过程当中,一直秉承这个观点。中医在民间它更有发挥。
 
那么这一次呢,武汉是我的家乡。这一次从北京回武汉,我就觉得这是一次机会。什么机会呢?拯救黎民百姓的机会,也是我们学医的人派上用场的机会,所以我给自己已经立下军令状:“不计生死,不论回报,誓与疫情共存亡!”那么,在这20多天的抗疫过程当中呢,在网上媒体,有好多专家、教授给出了偏方,土方,有的是伤寒方,有的是温病方,层出不穷。而我本人把这些东西都基本看过了,因为我在抗疫的过程中这些资料我也都要看。
 
出现了什么情况呢?首先出现的是中医和西医的争论,就是这个病应该用中医治还是用西医治的问题。那么这个问题呢,到目前为止还在争论。而中医内部呢,出现了伤寒派和温病派的争论,经方与时方的争论。还有的通过各种判断,来给这次疫情的一个命名,在怀疑它是寒疫还是温疫,所以又有寒疫和温疫的争论。好多名医名家在网上和媒体发布了自己的方子,但是大部分名医、名家他是没有来武汉一线的。
 
那么在这种百家争鸣的局面之下呢,争论得是热火朝天。反正也是在家里,封城了嘛,隔离嘛,于是乎在网上的争论就越来越多,鱼目混杂,有专家的,有教授的,有没有入门的,这种情况之下,我没有跟任何人争论。在这种争论的环境下呢,我偶尔看一下他们的观点,然后结合临床和自己的一些所学把它运用到临床当中,他们的争论还没有完毕,我们都已经救治了两三千人。
 
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王阳明也说:“过要知行合一”。邓小平同志也说过:“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所以呢,我一直认为,这么多年的行医经历告诉我啊,不管经方还是时方,不管温病还是伤寒,只要能治病救人它就是好的医学,就是好的流派。
 
我一直认为啊,为什么要学医?人类为什么要有医学?医学没有好医学和坏医学之分,只有能不能救人之分。医学是人类和疾病斗争的过程当中产生的一种救死扶伤手段而已,不是拿来做门派的斗争,又不是武侠小说。即使是武侠小说,峨眉派也好,崆峒派也好,你天下功夫还是一样的出少林。而医学呢?不管你伤寒派,内经派,温病派,火神派,补土派,你天下中医它都是一个道理,它的目的只有一个,都是在与疾病的斗争过程当中治病救人。
 
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是无门无派,为什么呢?因为我觉得取各家所长,为救死扶伤,只有能救死扶伤,那么我们都可以用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所以呢,无论中医西医能够治好病就是好医;无论伤寒还是温病,能够适合哪一种病种,或者适合哪一种情况,那么你就是一个好的流派;不管经方,还是时方把病看好就是好方。所以在这一次实践过程当中呢,我摒弃了一派的这个门户之见。在这实践过程中,我待会儿还要公布方子呢,我既用了伤寒方又用了温病方。
 
那么这次疫病当中,我就发现,适合用伤寒方的有效,适合用温病方的也有效,既然它们都有效,那你还分什么伤寒和温病呢?你只分你把人救活了没有,这才是重点!我们学医的目的是救人,不是在于你是哪个派别的掌舵人啊,领军人物啊。你是什么人物都不是人物,你救不了人你就不是个人物。你能救人,不管学的什么派,只要救了人,你在老百姓当中就是个人物。
 
好,我们看一下啊,有这么一句话“外邪感人,受本难知,因发知受,发则可辨”,那么,这段话的意思很明显,只要是邪气侵袭人体,本来我们是不知道它会出现哪些情况,只有它发生了症状和情况我们才能辨别它属于什么情况,这!也是中医辨证论治的核心基础,也是这次武汉疫情当中对我最有指导意义的一段话。
 
当然从西医的角度说,这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那么这种病毒呢,如果遇上了阳虚怕冷的人,它可能就会导致类似于寒疫或者寒湿疫;遇上了平时阴虚火旺的人就可能变成温疫或者湿温疫,这是要分阴阳体质的,在每个人身上表现不一样,从临床当中,我们也得出这么个结论。那么辨证论治呢,其实际上是人体感受邪气之后,也就是感受了这个冠状病毒之后,发则可辨,发生了什么情况和症状,我们就能够辨别,而不是西医认为的是什么病毒,我们没有病毒的说法,我们叫戾气。
 
所以啊,我们发现不同体质的人在这次疫情当中,反应的临床表现是不一样的。在这次疫情当中呢,阳虚病人感受的可以用伤寒方;体内有火的人感受病邪之后,可以用温病方;而阳虚病人感受了之后,用了伤寒方有一些这个寒湿入里化热的,也能用温病方。我们待会儿会讲我在这次疫情中所使用的方药,以及为什么这么使用以及它的临床效果。
 
那么我经过临床的效果之后啊,发现伤寒方和温病方对这次武汉疫情都有效,只要是对证,就可获效,而且是速效。于是乎,我经过反复的思考,又看了《伤寒论》,《温病条辨》也反复回过头看,包括《温疫论》对照着看,也看了很多大家他们认为的观点,最后我总结出以下观点:
 
有人认为,这次温疫属于寒湿疫;有人认为,这次温疫就属于湿温疫,就是温疫夹湿,有人认为是寒疫夹湿。但是夹湿的大家都认可了,确实是有湿。但是寒湿疫还是湿温疫?有很多抱有不同观点,甚至有好几个国医大师抱的观点都相反,那么他们的依据是什么呢?依据是根据了五运六气,根据了《伤寒论》的条文,《难经》的条文,《黄帝内经》的条文,《温疫论》的条文。
在南方的某国医大师认为,这一次的温疫属于温疫夹湿。某个在北方的国医大师认为,这次温疫属于寒疫夹湿,那么他们有没有道理呢?从他们的文章中看出统统有道理,但是外行人看谁都觉得谁有道理。我们通过仔细和深入的研究后呢,就会发现问题,他们统统没有从实际情况总结,没有发现另外一个问题。
 
有人认为伤寒就是伤寒,温病就是温病,分得特别清楚。他的观点是这样的啊,吴又可有一段原文在《温疫论》里说:“伤寒不传染,时疫多传染,伤寒邪从毛孔入,时疫邪从口鼻入。”好,他通过这段原文,认为伤寒和温病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病种。
 
《难经》也有一段原文,它说“伤寒有五,有中风,有伤寒,有湿温,有热病,有温病,其所苦各不同。”那么《难经》所讲的这个伤寒是广义的伤寒。张仲景写的《伤寒论》这个伤寒,就是和《难经》所说的广义的伤寒是一致的。
 
那么,在《伤寒论》太阳伤寒里面,这个伤寒指的是狭义的伤寒,它说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具紧者,名曰伤寒,这个伤寒是指狭义的伤寒,所以我们不得不区分。但是吴又可说的是伤寒不传染,时疫多传染,他的原文所说的伤寒是指狭义的伤寒,而并非《难经》所说的广义伤寒。
 
好,我们再看一下《温病条辨》上焦篇的一段原文,“太阴风温,温热,温疫,冬温初起恶风寒者,桂枝汤主之;但热不恶寒而咳者,辛凉平剂银翘散主之。”这是《温病条辨》的原文。《温病条辨》的原文出现了《伤寒论》的方子桂枝汤,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一点很重要。
 
我们再看一下,张仲景在《伤寒论》的序里面有这么一段话:“余宗族素多,向余二百,自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居其七。”那么这个序文里说得什么意思啊?意思就是说,他家族里有两百多人,但是呢这些年来呢,感受风寒死了多少呢?十个就有七个死于伤寒,那么请问一下,这个伤寒难道是狭义的伤寒吗?显然是广义的伤寒,狭义的伤寒怎么可能会死这么多人呢?所以一定要分清伤寒的广义和狭义。
 
在这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什么结论呢?广义的伤寒就是《难经》所说的伤寒有五:“有中风,有伤寒,有湿温,有热闭,有温病。”广义的伤寒是包括温病的,而《温病条辨》上焦太阴篇里说得很清楚,已经把桂枝汤列出来了,说明了什么?《温病条辨》是在广义的伤寒的基础之上的发挥和补充,所以《温病条辨》是伤寒论的补充,而它们不是所谓的对立的,是统一的,而很多人不明白这一点。
 
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里面的伤寒是指广义的伤寒,其实包涵了温病,只是在治疗方法上有一部分被遗失,通过吴又可温病四大家的总结,将遗失的这一部分温病的治疗方法进行了补充而已,所以请大家以后请注意伤寒和温病并不是对立的,温病是对伤寒的补充和发扬。
 
好,接下来我们通过临床一线的真实案例来佐证伤寒和温病本属一家,只要你灵活运用,对证治疗,因人而异,没有不起效的。
通过对两三千例病案的这个总结,我列了如下的这个方药和关键词,接下来请大家用笔记一下,只要对着这些关键词,用关键的方,基本上很难出现无效的。
 
一、发热无汗而喘者,麻黄汤。
大家千万不要认为不能用麻黄汤,我可以明确的跟大家说,自从我将伤寒这个温病系统的看完之后,再加上临床的总结,我就发现,世界上根本没有哪个方子是绝对禁用的,只是它对不对证而已,只要他发热无汗而喘,那么他就属于表实证,就可以用麻黄汤。
 
二、发热有汗恶风,用桂枝汤。
大家可能都知道,表实无汗麻黄汤,表虚有汗桂枝汤。在这里,它适用于所有的外邪外感伤寒或者外邪侵入到人体,与风寒有关的出现这些症状的,麻黄汤和桂枝汤。只要见到这样的关键词都可以用,包括这次温疫,但是呢,如果说不是这个外感的寒,外感的如果是风热呢,或者风温呢,那就不是麻黄汤和桂枝汤,但是它们的关键词也不一样,那么就可以用《温病条辨》里面的银翘散。
 
三、发热头痛,颈项强直,这几个关键词出现后,葛根汤。
发热头痛颈项强直的用葛根汤,而且葛根汤在这次疫情当中我们也用到很多,在网上流传的说是一个西医医师自救她就吃了葛根汤。
 
四、发热头痛,脖子强硬,伴有口苦的,这个和葛根汤好像很类似,但葛根汤是    没有口苦的。这个是发热头痛,也是脖子不舒服,但是它伴有口苦,这个我们用九味羌活汤。
 
你看,我们看前面三个方子,麻黄汤,桂枝汤,葛根汤,都是伤寒的方子,这个九味羌活汤就不是,九味羌活汤呢,它是治疗发热头痛,项强,但是伴有口苦的,但是有一个证型与这个类似的我们要区分,那就是第五个发热头痛主要是肢体痛,发热肢体痛,口苦,还带一点微呕。
 
五、发热肢体疼痛,酸痛,口苦,微微带点呕的这种情况,用柴胡桂枝汤。
说白了,就是太阳少阳合证,又有小柴胡汤又有桂枝汤,叫柴胡桂枝汤。那么九味羌活汤和柴胡桂枝汤一个是以头痛为主一个是以肢体酸痛为主,都有口苦这个要区别开来。
 
六、发热,但是伴有心悸,小便不利,或者有浮肿,这种情况我们也见到过,可以用张仲景的方子,真武汤。
 
七、发热但特别怕冷,但欲寐,就是我们说的想睡觉,脉象特别弱。这种情况呢,用麻黄附子细辛汤。这种情况不是特别的多但是也有啊。麻黄附子细辛汤,这种人本身原来体质就是阳虚的。
 
八、发热咳嗽,咳的是白痰有泡沫,它的关键词是白痰有泡沫,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个用的是小青龙汤。
 
白痰有泡沫的在这次疫情当中出现的很多,那么这种人呢,大部分平时就阳虚,又感受了这次疫情之后,就变成了外寒内饮,外面有寒证,肺部呢,又有饮证,所以有饮证就会有泡沫,所以就用小青龙汤。
 
九、发热无汗烦燥而喘,这个用大青龙汤,因为它已经有烦躁了,相当于寒邪入里化热了,用大青龙汤,而与大青龙汤有点类似的呢,是第十个。
 
十、发热口渴,咳逆气急,就是咳得气往上直来的,这种很口渴的,这种用麻杏石甘汤。
 
十一、发热,咽痛,舌尖红,这个用银翘散,那这个是温病的方子。
那么这种人一般本来平时就怕热或者平时本来就阴虚,所以他在感受了冠状病毒后就出现了热象。出现热象的轻症的用银翘散。当然有一些阴虚的人,舌红少苔,脉细数,阴虚的人,我这里没有列出来,我顺便提一下,用加减葳蕤汤,葳蕤就是玉竹,用加减玉竹汤,说白了,那是纯阴虚的人感受之后所引起的,银翘散呢是平时偏阴虚,或者平时怕热,这种体质,他感受了之后,他早期会出现发热,咽痛,舌尖红这种用银翘散,这种在武汉疫情当中也存在,你看我们既存在了桂枝汤,也存在了银翘散。说白了,温病的方子和伤寒的方子都出现了。
 
十二、这个见到的不是特别多,但是见到了,出现了。有一个病人给我说,他发热鼻子很干,他的眼睛周围疼,出现了这种证型,后来我就立刻反应到,这个正是柴葛解肌汤的主证。这种情况在疫情当中也有,所以我把它列出来了。发热鼻干,眼眶痛,眼睛周围痛,这种用柴葛解肌汤。柴胡,葛根,柴胡葛根汤。
 
十三、憎寒壮热,身痛无汗,这是关键词,用人参败毒散。说白了吧,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跟体质相关呢。人参败毒散,人参就是补气的嘛,所以说这个人是平时就有气虚,感受了邪气之后出现了这些症状,用人参败毒散,这种情况一般出现在老年人。当然还有一种情况我没有列出来,和人参败毒散在一起的,有个方子叫再造散,就是特别阳虚的人感受了后出现的用再造散。所以我们有句歌诀叫“阳虚外感再造散,气虚外感败毒散”。
 
十四、憎寒壮热,舌红苔垢腻如积粉状的这种情况,这就是吴又可的成名代表方达原饮。
 
它的关键词是憎寒壮热,但是它非常特殊的是舌头苔垢腻如积粉,这个用达原饮。后来各大温病大家都在达原饮的基础上做文章,加减变方变出了很多方,包括吴鞠通在内。
 
十五、寒热往来,口苦口干,就这几个关键词啊,什么默默不得食啊,什么其他的,大家一听都知道小柴胡汤。我要重点讲一下,小柴胡汤在这次疫情当中的应用相当的广泛,开出的频率是最高的之一。这次疫情开出的频率最高的就是小柴胡汤和三仁汤,这两个方子开出的最多。而小柴胡汤是《伤寒论》的方,而三仁汤是温病的方子,这两个方子开得最多,而且有时还合在一起使用,比如说口苦口干,午后发热,我们用小柴胡汤合三仁汤。温病和伤寒合在一起的方。好,这是小柴胡汤。
 
十六、寒热往来,胸胁苦满,有的会有便秘,这种情况呢,我们用大柴胡汤。说白了,小柴胡汤是少阳证,因为寒热往来嘛,半表半里之间。而大柴胡汤呢,是少阳阳明合证,所以它又出现了阳明证,少阳证也有,阳明证也有,它既有寒热往来,又有胸胁苦满,它不是口苦嘛,并伴有肠道问题,便秘啊,有的会下痢,有的不一定会完全便秘,用大柴胡汤。
 
十七、发热恶寒,腹胀便秘,这个方子我为什么总结进来,我第一次总结的时候就没有总结进来,因为就在我前天发现这么一个病人,他发热恶寒,他上面感觉怕冷,结果呢他出现了便秘,肚子还胀。我一想,发热恶寒这是有表证,肚子胀不是阳明证吗?这不是太阳阳明合证了吗?那么少阳阳明合证是大柴胡汤,太阳阳明合证是什么方呢?我们仍然是张仲景的方子,只不过在《金匮要略》里面,这个方子叫厚朴七物汤,请大家记住厚朴七物汤。
 
十八、憎寒壮热,口苦便秘。我们已经出现了三个憎寒壮热了啊,一个是气虚外感的人参败毒散,一个是舌苔垢腻如积粉的达原饮,一个是口苦便秘的,憎寒壮热,这个用表里双解剂防风通圣散。既解表,又通里,所以它叫表里双解。防风通圣散呢有中成药,憎寒壮热,口苦便秘的这种人也存在。
 
十九、头痛身重,午后发热,好,大家只要记住午后发热,大部分人就知道三仁汤了,但是有一些阴虚的人也会出现午后或晚上发热的。
 
我们有另外一个辅助的,就是头痛身重,要么头痛,要么身上很困重,困重就证明有湿气嘛,一般阴虚的不会有困重感嘛,所以身上困重,午后发热,不用说了三仁汤,而且这个三仁汤在此次疫情当中运用特别广泛,为什么呢?因为武汉这个地方,以及根据五运六气本来就夹湿气,三仁汤就是湿郁化热,湿大于热的代表方剂,它就是吴鞠通的代表方。
 
二十、发热恶寒,肢体困倦,胸闷,口腻。口比较黏腻,一听就知道有湿气,而且还有表证,有表证又有湿气的,这种代表方剂,藿朴夏苓汤,藿,藿香的藿,朴,厚朴的朴,夏,半夏的夏,苓,茯苓的苓,藿朴夏苓汤。在这一次这个疫情当中运用得也相当广泛,为什么呢?因为它也是湿气,湿气困体,困倦,口腻,而此次疫情不管是寒湿疫,还是温湿疫,都有湿气,湿气是大家都公认的。
 
二十一、发热身痛,汗出热解,继而又发热。也就是说这种病人只需要掌握一点,他发热身上痛,把汗一流,他不发热了,待会儿呢又发热,如此反复,这种呢要区别寒热往来,也要区别疟疾,因为他不是寒热往来,他是流了汗之后就解,不流汗就不解,这个代表方剂是黄芩滑石汤,好多人不知道这个方子的,大家可以下去查一下啊,黄芩滑石汤。
 
二十二、发热困倦,或咽肿,或吐泻,这个呢,在这次疫情当中也运用得比较广泛,大家可能很快都能反应出来,这个就是甘露消毒丹的主证和关键词。发热困倦,或咽肿,或吐泻。或者吐,或者泻啊,甘露消毒丹。为什么叫甘露消毒丹呢,它上吐下泻有点类似于中毒一样,喉咙还肿了,它叫甘露消毒丹,其实呢是体内有湿有热。
 
二十三、发热恶寒,胸满腹胀,上吐下泻,这个呢也见到的比较多,但是呢,它不一定上吐下泻同时存在,有的同时存在,有的又有上吐又有下泻,有的只有吐,或者想吐,有的只有泻,但是它都会有恶寒发热,胸闷,,腹胀,这种情况呢用藿香正气散,市面上有藿香正气胶囊,和藿香正气液,但是藿香正气液里含有酒精,所以呢没有藿香正气胶囊好,我个人认为。
 
二十四、身热胸闷,心烦失眠,这个又用了张仲景的方子栀子豉汤。栀子,淡豆豉,就是有热在胸部的这种情况。
 
二十五、身热多汗,心胸烦闷,口渴喜饮,竹叶石膏汤。那这个是《伤寒论》的方子,那还有和这个类似的呢,第二十六个。
 
二十六、胸膈烦热,面赤唇焦,烦躁口渴,这个用凉膈散。这个是胸部的热所以我一起讲了。
 
二十七、夜热早凉,热退无汗,好,大家只需要记住夜热早凉,晚上发热,早上起来就很凉快,这个用温病的方子,青蒿鳖甲汤。我们当时上大学的时候背就背“夜热早凉青蒿鳖甲”。几乎没有见到无效的,所以有些温病的方子,对证以后只要扣住几个字眼,特别有效。
 
二十八、面红,四肢冷,下痢,脉弱,典型的上面好像有热,下面好像有寒,其实际上呢,它已经形成了戴阳证,这种情况一般是阳虚比较厉害的老人出现的。而且出现这种情况呢,还很危重,代表方剂是白通汤。
 
二十九、出冷汗,或喘急,或脉微弱。这种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已经快出现脱证了,我们得急救,用参附汤,人参,附子。
 
三十、高热惊厥,说胡话,这个用安宫牛黄丸,这都是急救的。说白了,这个参附汤和安宫牛黄丸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运用过,在武汉疫情当中,为什么呢?因为我所治的两千多人当中,没有一个到这个程度,就已经被治好了。而有一些阴阳两虚的,阴阳两绝的甚至可以用参附汤送服安宫牛黄丸,这里讲的是如果大家以后碰到这种急症的时候,可以知道怎么用中医去治疗去抢救,所以这两个不是我在临床当中得出来的,而是在理论上得出来的 。
 
因为我和我的团队没有出现过一例死亡的症候,根本就没有发展到用参附汤和安宫牛黄丸的地步,大部分人就已经好转或者康复了,所以第二十九个和三十个这两个方子是我加上去的,并没有在这次在疫情当中运用到临床。那在上面这三十个方子当中,在此次疫情中运用得最广泛的是第2、5、8、9、10、11、15、16、19、20、22、27这12种情况出现的频率最高。
 
那么只要辨证准确,用我刚才讲的方子,是疗效显著的。这些呢,也就是我在武汉奋战二十多天,呕心沥血的一些心得体会,我一般都是白天处理很多病人,然后头都会大,有时候人都快处于崩溃的边缘,晚上呢,就开始写总结,不管有多少人理解或者支持,或者不理解,我觉得我做的这种行为是对的,我就继续这样做下去。希望呢,我总结的这些东西能够给大家一些启发,在武汉的疫情当中能得到运用,能救治更多的老百姓。
 
那么在讲方子之前呢,我花了一定的时间,引用了部分原文,来说明这次究竟是伤寒还是温疫,用伤寒方还是用温病方,为什么花这个时间,现在大家可能已经理解了吧,我并不是在浪费时间或者说要贬低别人夸大自己,而是通过我在实际情况中总结,发现伤寒方和温病方只要对证了都有效。不要分门派,我也希望广大的中医来摒弃门户之见,只要是能治病救人,我们都去学习,无非就是好好学习嘛,学医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治病救人吗?而不是为了无谓的争论。
 
当然在这种国难当头,匹夫有责的情况,除了有一部分人对我的不理解,还是有很多人对我很支持,在这里我要感谢有很多人虽然他们给我捐款啊,捐药啊,捐款的我是一分钱都没要,病人治好要给我钱感谢的,我一分钱都没收,所以说我真正意义上做到了我对自己的承诺,义诊就是义诊,绝对不发国难财,分文未取。在此次义诊过程当中,我是分文未取,最起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国家和对得起民族。
 
那么,之前的那些话本来我是不敢讲也不该讲,但是通过此次,临床实践活动,发现了这个温病方和伤寒方都能治疗这次疫情之后,我翻阅了很多书籍,对照,对比,甚至还要查阅一些古汉语词典,来知道古人的狭义和广义的意思之后,综合得出。我的观点是:温病是伤寒的发挥,是补充伤寒的部分的遗失,它们同属一脉,并不存在伤寒派和温病派,我们讲的伤寒应该是广义的伤寒,不应该局限在狭义的伤寒这个狭隘的范畴,人的思维一旦狭隘,那么他开方就更显得狭隘,才会有门派之别。
 
好,由于我在疫情当中啊,很多人关注了我的朋友圈,或者公众号,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我在这个二十多天当中,我前几天写的笔记和后几天写的笔记略有差异,如果对比一下大家都知道,这是为什么呢?这是我在这一二十天的临床实践当中不断的补充,完善我自己的观点。为什么呢?因为有临床的实战案例给你佐证,有些你刚开始的想法它不一定全面,所以我后来越补充越多,越补充越多,所以今天我就补充了30个方,其实我还没有讲病人好了之后,气阴两虚的调补方,我还没有讲,再讲就太多了。
 
还有一点我要讲一下的是,关于网上流传的肺炎一号方,二号方,三号方,肺炎早期方,中期方,晚期方。说实话,我也怕得罪人,但是我实在是不敢苟同,那些方子不知道是谁在家里想的,想了之后就写出来,让大家大量的去用。还有好多方子我都不堪入目,看不下去,还有一些预防方,预防方也是,不分阳虚,阴虚,不分体质,眉毛胡子一把抓,我实在是也看不下去,因为我个人认为治学要严谨,肯定存在着差异性,在临床当中果然存在。不可能所有人都一样,因人而异肯定存在。
 
一个小孩和一个老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个有基础病的,一个没有基础病的,他们感染了这次新的冠状病毒之后,他们的表现是同一种证型吗?都用肺炎一号吗?肯定不是呀!如果说你这个方子是扶阳的,阳虚的人吃了肯定有效。刚好这个人有热呢,平时又喜欢喝酒呢?你把附子,桂枝给他吃,不是火上加油吗?完全吃反了嘛,前几天有个人就开了一个大剂量附子的方子给别人治疗,结果一剂药没下去,就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当然这个不是我们义诊团的啊,不是我们张胜兵义诊团的,这是其他地方,我听说之后就明白了,完全不对证呀!
 
我也碰到了这样的例子,有些人觉得这是温疫,就大剂量的运用清热解毒的药,结果别人的体质是阳虚有寒的,吃得别人拉肚子,一天拉几十次,拉得阳气都快暴脱了,他还在说清热解毒,清热解毒,这和双黄连有什么区别,双黄连能抗这次的病毒,我都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当然我说话可能会得罪人,但事实上从医理上它不是这样的呀,人体差异,因人而异,辨证论治是整个中医的核心,作为一个高明的医生不可不察。切切不可眉毛胡子一把抓。
 
关于这个冠状病毒不同体质的人的不同的预防方,我在我的朋友圈和公众号都已经公布了,大家可以再去看一看。或许我还会不断的总结,有一些新的感悟,因为我一直认为活到老学到老,就算我现在写了好几本书,有很多人认为我学富五车,其实我根本就觉得中医博大精深,我才刚刚入门而已,好多人门都没入,就发表自己的观点,那是害人性命的事情,作为医生不能那样瞎搞。
 
那么关于这节课呢我们就讲到这里,我们可能后期还要讲,可能会讲得更详细。如果大家对我的中医思维感兴趣的也可以在淘宝、京东、新华书店买到《医门推敲》,现在已经有五部,你只要输入“张胜兵”就可以了。《攻癌救命录》,已经写完,马上要出版,关于温病的这个书也是马上要出版,希望多给大家学习、交流,活到老学到老,摒弃门户之争,一起进步,共同进退,为祖国,为黎民百姓付出自己的光和热,谢谢大家!
 
交流问答
 
树 桩 问:我想问张胜兵老师,按照五运六气,立夏能结束?老师请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张胜兵答:关于疫情什么时候结束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如果以中医为主力军,很快就能结束,不管它立不立夏,如果不以中医为主力军,那就不得而知了。
 
刘大学无忧瑞应义工15904186699问:老师,为什么不能用万人一方?
 
张胜兵答: 为什么不能用万人一方?因为万人有万种体质,那么我们把这种体质归类呢,根据此次疫情大致可以归为:阳虚,热证,阴虚、脾虚,以及老年人的肝肾亏虚几种证型,所以说我们可以分人种分人群,在人群里面万人一方是有可能的。
 
雲岩山人问:老师好!葛根升麻汤不知道可以么?
 
张胜兵答: 葛根升麻汤是治疗麻疹初起的,一般用于麻疹初始,如果有病人出现了葛根升麻汤证当然也可以用。
 
陈长坤问:中医入门能给个方向吗?请老师回答。
 
张胜兵答:关于这个中医入门的问题啊,我在庸胜堂,因为我建的庸胜堂里面有一两百个弟子,我给他们讲了中医入门的课。但是呢,我为了讲得既生动,又浅显易懂,又能理解呢,我花了三年时间把大学教材的《中医基础理论》讲完,把那个听完呢,基本上就可以入门了。我讲完了变成了三本书,是《医门推敲》第三部、第四部、第五部。《医门推敲》第三部、第四部、第五部认真的看完之后,仔细体会理解之后,可能就不仅入门,或许可能会成为治疗很多疑难杂症比较好一点的中医了。
 
那么这种疫情情况下怎么才能救治更多的人呢?那么我认为要两个相结合,一个是,根据不同体质的人给不同的所谓万人方和通用方。那要分体质,那么能辨最基本的体质后可以给他们一个通用方。那么这个通用方呢,在我的朋友圈公众号都已经列了,都已经总结了,这是关于这个普遍的,特别是预防方面的,这个普遍方更好,那么真正病了的人,有临床表现症状的人,因人而异,对证治疗,用我刚才讲的30个方,都掌握之后,基本上对付这次疫情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见到无效的病案。
 
欣 彤 问:怎样才能让张老师给看病呢?请老师回答。
 
张胜兵答:是这样的,在此次疫情当中,我是对媒体,对自己和所有人承诺,只要是武汉的冠状病毒肺炎或者疑似的病人,或者发热的病人全部无条件免费义诊,分文不取。对于其它病种我现在没有时间看,因为我把所有的时间都已经用在了抗疫上了,其它病种可以在疫情过后再来找我。
 
徐彦萱问:公众号上写到庸胜堂在招生,想请问庸胜堂在北京还是武汉?
 
张胜兵答:庸胜堂既不在北京也不在武汉,它在手机上,为什么呢?因为庸胜堂是一个微信群,是一个学习的机构,是我在教我的弟子们学习的一个机构。我在微信群里讲课啊,指导他们学习啊。目前为止呢,基本上世界各地的弟子都有,基本上美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这个台湾,中国的每个省份都有,我在群里给大家讲课,相互进步,我大部分的业余时间全部几乎都花在和徒弟的交流和学习上。
 
怡 然 问:老师可以讲讲预防的方子吗?请老师回答。
 
张胜兵答:这样我把预防方简单的说一下吧,预防方我把它归为了几类:这个就是同一类人的所谓万人方啊。平时阳虚怕冷的人,预防方以玉屏风散和桂枝汤合在一起加减,再加一些祛湿的,祛秽浊之类的药,黄芪、白术、防风、桂枝、芍药,甘草、苍术,藿香,苏叶、生姜、大枣这个是对于平时怕冷啊,容易感冒啊,这种人群的。
 
那么对于平时比较瘦,容易上火,阴虚体质的人,预防方呢?应该用生脉散合加减葳蕤汤,或者生脉散合银翘散加减。银翘散这部分人呢,容易感受热邪,加减葳蕤汤呢,葳蕤就是玉竹,就是阴虚比较重的,这两个方子都可以,但生脉散都有,因为生脉散是气阴两补嘛,不管是玉屏风散和生脉散,它们都可以提高所谓的免疫力和抵抗力,其实是根据人体的体质选用玉屏风散或者生脉散。
 
那么此次由于疫情加了湿,所以脾虚的人也容易感染这种新冠状病毒。说白了脾虚的人大部份身体偏胖,舌体胖大,容易拉肚子,舌苔是腻苔,这种情况呢,我们的预防方是藿朴夏苓汤,胃苓汤、达原饮这几个来加减化裁一下之后,剂量稍为偏小一点就可以了,这是健脾袪湿,以健脾气来补正气这个方法。
 
那么说白了,我们刚才列的三个方子都是所谓的提高抵抗力和提高免疫力,第一个方子提高抵抗力的是玉屏风散,第二个提高抵抗力的是生脉散,第三个提高抵抗力的是健脾的。健脾的连四君子汤都可以提高抵抗力,参苓白术散也是在提高抵抗力,不同的体质,针对不同的症型下药就可以达到抵抗力的作用。
 
那么对于肝肾亏虚的老年人呢,肝肾阴虚的老年人用左归丸,肝肾阳虚的人,特别是肾阳虚的人用右归丸。用左归丸和右归丸也能提高抵抗力,这是肾肾虚的人而已。
 
              
主持人:好的,特别感谢大家的聆听!也非常非常感谢张胜兵老师的干货分享!请大家可先择其中的一个微信群扫码加入。后续我们将继续推出张胜兵老师以及其他更多中医实战大家的干货分享。祝大家身心健康!我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来共同战疫。

扫一扫添加健康台订阅号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台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jkcentv@163.com)

责任编辑:liupeng

精彩评论

网友评论仅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内容...
果实与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