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
活动
视频栏目

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重要作用及有效药物发布会

2020-03-24 11:10:12来源:中新网
 
中新网报道03-23
新华社记者:根据目前的研究成果,对新冠肺炎有效的中药有哪些?疗效如何认定的?谢谢。
 
中新网报道03-23
张伯礼:谢谢您的提问。手里有药心里不慌,每次在一个大疫过后,都会出现好药来,所以有一句话,“大疫出良药”,大的疫病以后要出一批好药。这次疫情没有针对冠状病毒的特效药,也没有疫苗,于是我们就跟西医同道一样,注重从老药里筛选有效的药,同时也研制了几个新药新方,也就是刚才我们书记说的“三药三方”。我重点介绍一下金花清感颗粒和莲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刚才邱教授已经作了很好的介绍了。 金花清感颗粒是在2009年H1N1流行的时候研制的一个治疗流感的新药,已经上市了,这个方子是由《伤寒论》的麻杏石甘汤和《温病条辨》的银翘散两个方子合方组成的。麻杏石甘汤到现在已经有1800年的历史,《温病条辨》也有将近300年的历史,所以它们经受了长期历史的考验,是有效的方子。它主要的功效是疏风宣肺、清热解毒,这个方子在研制的过程中王辰院士就做了一个RCT(随机对照试验)的研究,并且在美国《内科学年鉴》上发表了论文,证明它治疗甲流的疗效和达菲相当,但是负作用更少,价格更低廉。
 
中新网报道03-23
张伯礼:我们这次在武汉一线也做了一个102例的临床对照研究,结果显示,金花清感颗粒治疗新冠肺炎轻型和普通型患者,和对照组相比,转重症的比例下降了2/3,退热时间缩短了1.5天,同时反映免疫功能的白细胞、中性粒细胞计数和淋巴细胞计数有显著改善。结果证明,金花清感颗粒具有确切的疗效,除了可以改善临床症状,特别是可以减少转重率以外,对免疫学指标也有作用。 北京佑安医院也用这个药做了一个80例的临床观察,结果表明核酸转阴的时间缩短了2.5天,使患者肺炎渗出吸收好转的时间较对照组提前了两到三天,白细胞和淋巴细胞的数值也明显上升。所以这个药是我们治疗新冠的一个有效药物,在临床上普遍使用。 第二个药是莲花清瘟,这是吴以岭院士开发的一个方子,也是在治疗非典的时候研制的一张处方。它主要的功效也是清瘟解毒、宣肺泄热,治疗轻型和普通型的新冠肺炎的患者有确切的疗效,目前已向意大利援助了10万盒。我最近听到的消息,意大利要再追加一批10万盒支援抗疫。
 
中新网报道03-23
张伯礼:由钟南山院士、李兰娟院士和我共同指导的一个全国9个省市23家医院共同参加的一个RCT的研究,一共纳入了284例新冠肺炎患者。研究结果显示,主要临床症状的消失率、临床症状持续的时间,治疗组均优于对照组,肺部影像学的好转达到了83.8%,而对照组是64.1%。临床治愈达到了78.9%,对照组是66.2%,治疗组明显优于对照组。在轻症转重的方面,治疗组较对照组降低50%。 同时,在最近完成的体外实验,也证明莲花清瘟对体外的新冠病毒具有抑制作用。这两个药都能治疗,临床怎么区别呢?发热比较轻,头疼重的用金花清感,发热比较重,而大便干的用莲花清瘟,临床就这么来区别使用就可以。谢谢大家。
 
中新网报道03-23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有报道说,中方向意大利运送了医疗物资,并派出包含中医在内的医疗团队,有许多人认为,中医并不科学,请问您是否担心西方病人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中医?谢谢。
 
中新网报道03-23
黄璐琦:谢谢你的提问。我不担心。不担心的原因,来自于信心和实践。中医和西医虽属于两个不同的医学体系,对健康、疾病有不同的认识角度,但是它们都会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正是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刚才我们余艳红书记在她的开场白里已经举了例子,就是我们屠呦呦老师,屠呦呦老师等中国科学家发现了抗疟药青蒿素,被广泛使用,为此屠老师在2015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正是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现在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103个会员国认可使用中医针灸。为此,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首次纳入了起源于中医药的传统医学章节。 我想,正是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刚才我们余书记介绍的“三药三方”,还有海波主任、张伯礼老师介绍的三个药,我想,就基于临床疗效这一事实,跟大家介绍“三方”。
 
中新网报道03-23
黄璐琦:首先第一个方就是清肺排毒方,它是来源于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还有小柴胡汤、五苓散等,它是一个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的一个通用方。 在全国10个省(除湖北省以外),66个定点医疗机构已纳入1263名确诊患者,治愈出院的1214例,占到96.12%。57例重症患者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服用清肺排毒汤的临床观察中,其中42例治愈出院,占到了73.7%,无一例转为危重症型。患者的肺部影像学对比显示,服用清肺排毒汤两个疗程(6天)后,53例(93%)患者的肺部病灶显示不同程度的缩小和吸收。 根据临床研究的数据,清肺排毒汤在阻止轻型、普通型转为重型、危重型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阻断了病情的恶化,极大的降低了病亡率,减弱了疫情的危害程度。 第二个方是宣肺败毒方,是在麻杏石甘汤、麻杏薏甘汤、葶苈大枣泄肺汤、千金苇茎汤等经典名方的基础上凝练而来。在武汉市中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等单位开展的宣肺败毒组(70例)与对照组(50例)的研究对照显示:宣肺败毒方在控制炎症、提高淋巴细胞计数方面具有显著疗效。与对照组相比,淋巴细胞的恢复提高17%,临床治愈率能够提高22%。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使用该方治疗轻型、普通型患者40例,平均转阴时间为9.66天,无一例转为重型、危重型,CT诊断好转率为85%。 在武汉市中医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江夏方舱医院,通过对使用该方治疗500例患者开展的队列研究,结果显示,轻型和普通型患者,发热、咳嗽、乏力等症状明显减轻,CT诊断也显示治疗后显著改善,无一例转重。
 
中新网报道03-23
黄璐琦:最后一张方子是化湿败毒方,这是在国家诊疗方案推荐的方剂的基础上,由中国中医科学院医疗队在金银潭医院结合临床实践优化而成。 分别在金银潭医院、东西湖方舱医院、将军路街卫生院开展了重型、普通型、轻型的临床疗效观察。在金银潭医院临床对照试验入组75例重症患者,CT诊断的肺部炎症以及临床症状改善非常明显,核酸的转阴时间以及住院时间平均缩短了3天。在将军路街卫生院治疗普通型124例,在东西湖方舱医院随机对照观察的轻型、普通型894例(中药组452例),确证了该方的有效性,我们对服用化湿败毒颗粒患者的肝肾功能进行了跟踪检测,未发现与药物相关的不良反应。在试验方面,通过新型冠状病毒的小鼠模型评价发现该方可以降低肺组织病毒的载量30%。 为此,3月18号化湿败毒颗粒已正式获得国家药监局药物临床试验的批件。中药和化药、生物药的研发流程不一样,化湿败毒方源自临床,所以获得临床批件的意义更在于中医对疫病的理论以及临床疗效有了物化的载体,也是把中医的科研数据与临床高级别证据进行了有效转化。 获得临床批件以后,好多国外朋友纷纷问我们要药,我们在给国外朋友赠送药的时候,化湿败毒颗粒被亲切地称为“Q-14”,Q取英文谐音CURE,治愈、解药的意思,“14”表示这张方子是由14味药组成,由此引申有一句俗语,就是One for all, all for one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我们愿与各国人民并肩作战,共抗疫情,共享中医药的经验和成果,谢谢。

扫一扫添加健康台订阅号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健康台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jkcentv@163.com)

责任编辑:liupeng

精彩评论

网友评论仅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暂无相关内容...
果实与 健康